新闻资讯
六十年前的初中生活 (文/组图/许金龙   编辑/书中浪子)
发布时间:2022-08-04 00:40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本文摘要:点击上方,聆听音乐!文/许金龙 组图/许金龙 编辑/书中浪子 六十年前的初中生活 许金龙(江苏)镇江西区是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和近代民族工业的主源地,孕育着丰盛的运河文化、古渡文化和码头文化。开国初期,除了风车山上的崇实女中和远在七里甸的省镇中,云台山以西包罗金山乡、征润洲的大片区域内,孩子们不能就近读初中。为填补西区基础教育的空缺,一所崭新的学校在宁静路上应运而生。 学校建在光绪末年张勤夫兴办的镇江大纶缫丝厂小湖丝栈原址,三面环水且连通长江。

华体会

点击上方,聆听音乐!文/许金龙 组图/许金龙 编辑/书中浪子 六十年前的初中生活 许金龙(江苏)镇江西区是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和近代民族工业的主源地,孕育着丰盛的运河文化、古渡文化和码头文化。开国初期,除了风车山上的崇实女中和远在七里甸的省镇中,云台山以西包罗金山乡、征润洲的大片区域内,孩子们不能就近读初中。为填补西区基础教育的空缺,一所崭新的学校在宁静路上应运而生。

学校建在光绪末年张勤夫兴办的镇江大纶缫丝厂小湖丝栈原址,三面环水且连通长江。日寇侵华时镇江陷落,敌机投弹炸毁了大湖丝栈和毗连的小湖丝栈,工厂马上酿成一片废墟。

抗战胜利后,镇江实业人士冷遹、陆小波、严惠宇等人将此地辟为“四益农场”分部。1954年发洪流前,母亲频频带着我到农场里买过西瓜。宁静路北头通小码头,南端不远就是富贵的镇江火车站。

新校舍坐北朝南,邻近河滨的操场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通往校门的水泥路旁是一片绿化带和工具两个大花园,北面是一幢机翼型青砖红瓦联排平房课堂,中间有连廊互通。该校起初命名为镇江市第三低级中学(简称“三初” ),1956年秋天开始招收新生,前两年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第三年招收了四个班,共有8个班,基本到达了完中尺度。

1959年“三初”更名为第六中学(“一初”、“二初”也同时更名为镇江市第四和第五中学)。机翼型青砖红瓦平房课堂群我的家就在学校正南面,与六中仅一河之隔,就连操场上体育老师的口令声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早学校广播室开始事情,新闻、歌曲、广播体操音乐声不停于耳。

薄暮学生们的篮球经常滚到河浜里,大家一起帮着拿竹竿捞起。1958年“大炼钢铁”,学校里那一幕幕难以忘怀的场景至今还影象犹新。操场西边竖起一座小高炉,不知疲倦的教职员工们挑灯夜战,在炉前奋力攻关;一堆堆煤炭冒着青烟那是在土法“炼焦”;镇江市“少年之家”艺术团的大朋侪们在人海中演出节目,慰问日夜奋战的师生们,为大家加油鼓劲。小高炉1960年秋我考入六中,其时月朔年级一共4个班,班主任都是刚刚从市区小学中挑选出来的主干教师。

1至3班的班主任划分是吴俊、韩瑞庭、俞德昌老师,我们一(4)班的班主任是徐开莲老师。全班共有50几名学员,课堂就在马路边上后盖的一排平房里。

由于离家很近,我天天上学总是捧着几本书进校,从来就没有用过书包。我在班上结果较好,每学期都能拿到优秀奖状。从月朔开始就一直担任学校少先队的大队长,经常主持大队部的运动,一当就是三年。

我们的大队领导员是顾明娟和徐发新(后更名徐凯)老师。谁人年月的人民生活都不宽裕。我们家的兄弟姊妹多经济难题,在学三年一直享受每学期7.5元的人民助学金。每学期8元的学费冲去助学金,只需缴纳0.5元。

此外,每逢寒暑假,学校都摆设我们这些难题家庭的同学留校到场勤工俭学劳动。班上享受助学金和学费减免的同学另有不少,大家深感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深感幸福的学习生活来之不易,深感党和政府的殷切眷注与温暖。

因此学习上都很勤奋,一心想学好知识报效祖国,成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人才。那时的学习气氛确实浓重,同学之间你追我赶,不甘落伍。记得月朔时徐开莲老师曾经提倡开展“过五关、赶六将”运动,就是在学习上要过好种种难关,赶超班上公认的六个学习尖子,这对于全班的学习结果的提高和学风的改变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小人书摊学校的课外生活也相当富厚。

月朔时,徐老师领导我们星期天步行去焦山登高赏景。老师还勉励我们到场种种兴趣运动,我学会了吹口琴、笛子和箫。1961年4月4日至14日,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

同学们纷纷佩带世乒赛纪念徽章,通过有线广播收听角逐实况。中国乒乓球队获得了男子团体世界冠军,庄则栋、丘钟惠划分荣获男、女单打世界冠军,祖国乒乓健儿为国争光的喜讯极大地鼓舞了国人的爱国热情,校园里掀起了学打乒乓球的热潮。初二时我到场过全市业余无线电小组的运动,由高年级江昌亮同学解说“无线电发报原理与技术”,至今未能忘怀。

我还到场过卫国卫生救护训练班,由市人医的医生给我们教学人体结构和抢救处置惩罚等方面的医务知识,这些课本我至今还保留着。初三时,班主任霍仁山老师经常组织全班同学凭据喜好开展美术、歌咏、灯谜、集邮等课余运动,以发挥各自的才气。我也是当年编灯谜的活跃分子和集邮喜好者之一。学习无线电发报我们上初中时正好遇到“三年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发生严重难题,老黎民的生活极端艰难。

由于粮食越来越紧张,住民的粮食定量尺度不停被削减,中学生也不破例。初中生入学时的定量尺度是32斤,厥后一年多时间逐步减到31斤…30斤,直到29斤。

华体会

可是大家毫无怨言,而是大谈“一人省一斤,全国可以节约几多斤粮食” 的原理。由于棉花连年减产,住民定量布票也从原来的每人每年1丈2尺削减至1尺6寸,被赫鲁晓夫讽刺为“三小我私家合穿一条裤子”,而我们却以“节衣缩食,为国争气”为荣。

那时候大家都在公共食堂里代伙,喝着粯儿粥,吃着黑馒头,嚼着老咸菜,还是以为很有味道。由于粮食计划紧张,许多人家吃了上顿愁下顿。

在“低尺度、瓜菜代”的招呼下,有的同学因营养不良而患上了“浮肿病”,学校还专门配给杂粮以调剂营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学校响应党中央“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招呼,开展各项支农运动。

各班同学在教师的领导之下,乐呵呵地抬着马桶送肥下乡。那时候的学习条件十分简陋,学生的课本、课本、训练本全部用的是粗劣的黄色纸张,至今我还保留着几张草稿纸夹在老课本里。学生们穿的全是打补丁的粗布衣服,就连食堂里的餐具也都是粗瓷大碗,一切似乎都讲求不起来。

可是条件虽然艰辛,同学们的思想一点儿都不乱。大家怀着一颗“自力重生,人给家足”的爱国之心,经受着艰辛生活的磨练,跟全国人民一起共度难关。这主要得益于学校的思想政治事情做得扎实,党团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发挥得好。

那时候无论上面有什么政策,只要是牵涉到群众利益的事,学校总是先组织学生中的团员、主干分子开会、统一思想,然后再做好群众的宣传教育事情。大办农业,大办粮食其时,国民经济正处于低潮,中苏关系严重恶化,社会主义阵营趋向破裂,蒋介石呐喊抨击大陆,市场物资奇缺,政治谣言四起,黑市买卖放肆。面临海内外错综庞大的形势,学校政治宣传事情主要是围绕其时的中央事情集会,贯彻执行“调整、牢固、充实、提高”八字目标,雷厉流行地开展“反右倾,鼓劲头”,高举“三面红旗”、阻挡“夸诞风”、“共产风”,反帝反蒋反侵略,抵制修正主义思潮等方面的疏导事情。

学校还通过种种各样经常性的陈诉会形式,展开一系列的正面教育。譬如,月朔时曾经邀请过其时皮革厂的书记、先进事情者张学礼来我们年级,讲如何发扬工人阶级优良传统,做到又红又专。初二时邀请过一位姓吴的老红军到校作陈诉,讲延安精神,讲三八作风,讲队伍战争生活,讲革命庆幸传统。

还邀请过中百公司的徐方涛来校作关于“市场计划经济与物价”的形势陈诉。学校还组织师生团体收听“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的编辑部文章《“九评”苏共中央公然信》,大家一次又一次冒着凛冽的寒风,端坐在操场上听广播,秩序井然。那年头,学校里一般的大型运动都是集中在大操场举行,或者偶然借用洋火厂大礼堂开会,组织纪律相当好。学校的思想政治事情很有针对性。

除了经常性开展校风、校纪、规章制度和党的教育目标等方面的教育外,遇到学生中的违纪行为和不良倾向,都是由汪澜、黄笔农二位校长亲临有关年级讲话。组织寓目革命题材影片、写好影戏观后感也是对学生举行真善美、爱国主义和革命人生观教育的形式之一。

记得《洪湖赤卫队》《红鹰》《聂耳》《孙悟空三明白骨精》等影片观后,班上都出过墙报、黑板报,开过座谈会。优秀的影戏插曲一下子酿成了校园盛行歌曲,学校因势利导开展大唱革命历史歌曲运动和歌咏角逐,每个班团体登台演出。同学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一个个容光焕发,引吭高歌,都在为自己的班级争光。

操场上《洪湖水浪打浪》《结业歌》《码头工人歌》《我是一个兵》《三八作风歌》等革命歌曲响成一片;另有独唱《小曲好唱口难开》《珊瑚颂》《我生在哈瓦那》;教师们演唱全篇《黄河大合唱》。这样的运动在谁人时期大大振奋了人的精神,激励了革命斗志,引发了爱国主义热情。此外,学校每月还开展班与班之间的红旗循环赛,对思想、纪律、学习、劳动、文体、广播操等方面的优胜班级发表奖旗,因此同学们的团体荣誉感很强。

团支部经常组织进步青年听团课,开展学习刘胡兰义士事迹的运动。我频频聆听过焦千等老师教学的团课,也到场过吸收新团员的支部大会,受到了团的知识、入团念头等方面的教育。

学生中要求进步的人许多,不少同学向团组织递交了入团陈诉。许多人坚持晚上到校自习作业,使用沐日到场义务劳动和种种公益运动,努力为社会作孝敬。学校的文体运动亦很活跃。

三年中,我在图书室借阅过《红旗谱》《红日》《苦菜花》、《迎春花》《野火东风斗古城》《小城春秋》《猛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红旗谱》《王若飞在狱中》《狂风骤雨》《青春之歌》等书籍,接受了革命传统教育,富厚自己的知识面。课余时间的篮球角逐,每年一次的学校运动会,每逢重大节日的文娱汇演,各个班都踊跃到场。记得有一次师生同台演出,老师们装扮成少数民族同胞,团体演唱朝鲜族歌曲“哩哩哩”,博得学生们的一致赞许。

初二下学期,镇江专区师专一批实习教师来校结业实习。我们班分到两名高淳、宜兴籍的男数学老师和一名镇江籍的女语文老师,同学们与实习老师旦夕相处,建设了深厚的情感。

白昼,实习老师给我们上课,业余时间帮我们领导,还编写了相声、故事等节目让同学们演出。我就演出过一段相声《谈谈错别字》,还在故事会上脱稿讲述过一则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事。那位高淳的潘正柱老师还邀请我们去师专宿舍(校址就在厥后的润州饭馆)游玩,临行送我一张印有厦门中山公园的照片作为纪念,至今我还生存着。

老师们实习竣事时,学校召开欢送会,师生们依依惜别,共叙友情。我作为学生代表在大会上致欢送词,最后应该讲“相信你们一定会愉快地听从组织摆设”,我却说成了“希望你们无条件地听从分配”,因为用辞不妥差一点闹出了笑话。我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包蕴华、鲁庆鹏、周鸿、吴闻修等语文老师的亲切教诲,至今还言犹在耳。

那时候老师们的要求很严,整篇整篇地背书是常有的事,班上还经常组织书法和作文角逐。吴闻修老师书法功底颇深,老先生教我们的颜体、柳体书法使我至今未忘。周鸿老师既教音乐、拉手风琴,又教我们的语文和毛笔字,对我后期写作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资助。虽然时隔多年,可是至今心中仍然时常惦念这样的好老师。

周鸿老师坚决阻挡写错别字,厥后我的文章中很少泛起错别字,不能不说得益于导师的训诲。记得结业后我到武汉念书时,看到陌头上有不少错别字感应不舒服,还特地写信告诉过周老师,表现对错别字横行的不满之情。

初三下学期,学校开展向雷锋同志学习的运动,认真学习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委员长、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题词。雷锋同志的优秀事迹深入人心,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开展为人民服务运动,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作为学生代表去阴雨球场,聆听雷锋生前班长刘景风同志所作的雷锋事迹陈诉,在学生干部中引起了惊动与回声。在范祖舜同学的倡议下,霍仁山老师领导我们几个文艺主干赶排了一出锡剧《雷锋之歌》,反映雷锋同志生前在雨中揹送老大娘回家的事迹,我在剧中饰演了雷锋战友王鼎力大举的角色。此剧获得了团市委的重视,还到人民大礼堂(原址是民国江苏省党部大楼)到场了全市中学生汇报演出。

华体会

结业时,教育下马的趋势还没有抑制,“僧多粥少”,升学率很是之低。除掉少数人有可能继续升学外,全市所有结业生的去向是到淮安白马湖农场落户。

离升学考试还剩几个月,学校开始对结业生举行“听从祖国挑选”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教育。摆设我们去金山乡观光人民公社“河网化”的结果;请新民洲共青团农场青年突击队代表吴琪等一行5人到校现身说法,先容他们艰辛创业、献身辽阔天地的感人事迹。会后还摆设学生代表与他们座谈讨论,勉励结业班同学以实际行动支援农村社会主义建设。邻近结业时,学校还组织听取“赴白马湖考察组”的考察情况汇报,会后大部门结业生都打陈诉要求去白马湖务农。

那年升学考试作文的题目是“‘松树的气势派头’读后感”。中考发榜了,全校四个结业班只有两名同学录取武汉河运学校,另有10名同学考取普高就读,其余同学全部落榜,这是历史上结业班了局最惨的一届。9月3日,全市一大批应届初中结业生离镇奔赴苏北白马湖农场。

脱离母校后,虽然我不常去母校,但每当有人问起我的履历时,我依然自豪地告诉他:我是镇江六中结业的。几十年来,母校前进的程序越来越快,面目不停在改变,1969年学校设有高中部,到达29个班级,1347名学生的完全中学规模。直至1994年市属中学结构调整,转型为低级中学。八十年月初,围绕学校三边的小河浜填平了,五十年月老的苏联飞机头式样的校舍全部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多层教学楼和多功效厅。

学校经由频频外延扩展,占地面积翻了好几番,教学设施越来越完善。如今的六中更是“马枪换大炮”。为了适应全市教育结构的调整,已经更名为“镇江市外国语学校西津渡校区”。

民国风情的门楼和修建立面成为宁静路上一处靓丽的风物线,更让人线人一新。作者风范:作者简介: 许金龙,江苏镇江人,东南大学全日制修建治理工程专业结业,高级工程师职称。国家语言掩护工程镇江方言暮年男子发音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镇江市作家协会会员。

退休后多次在《京江晚报》等报刊揭晓散文作品,著有《镇江方言大全》(东南大学出书社),长篇纪实小说《春江潮》,互助编撰了《镇江味道》,经江苏人民出书社出书刊行。本期编辑简介:   李淑华,笔名书中浪子,女,1966年出生,中学英语高级教师,镇江市作家协会、丹阳市作家协会、丹阳市诗词楹联协会会员,镇江市委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丹阳市委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会员,丹阳慈善总会义工、丹阳护生小居、丹阳凤凰慈善、丹阳如意慈善会员,曾在《青年诗林》《镇江师专》《丹阳日报》《镇江日报》《京江晚报》《英语周报》《中学生英语》《英语之友》《扬子晚报》《作家天地》《今世作家》等报刊杂志,在《同步悦读》《作家平台》《一线作家》《人民杂志》《新长江文学》《艺术荟萃》《女人花文学》等微刊及巨细网站论坛揭晓或获奖的论文、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1500余篇。

《中外文艺》《今世文摘》《最美作家》特邀专栏作家,《浪花文艺》首创人、总编、主播。2020年8月出书散文集《浪花飞歌》。摄影浏览:  一方秋水 郭振东作者风范:郭振东艺术简介郭振东(随光逐影),笔名远山。

中国艺术摄影家协会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美国摄影学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网签约高级摄影师。从事摄影创作四十余年,擅长风景、民俗、人文摄影,1985年9月中国摄影函授学院学习,1991年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结业。

数百幅摄影作品在国际海内各级影展、影赛中入选,划分荣获金、银、铜奖和国际摄影同盟勋带奖,并编入画册。多次荣获地方政府文学艺术成就奖。2012年9月举行《“随光逐影,风姿无限”郭振东艺术摄影作品展》。出书印制《郭振东艺术摄影作品集》。

在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主办的《2019“大美祖国”全国摄影作品征集运动》中担任公共评委,并荣获“优秀评委奖”。2019年10月获“中国砚都·七星肇庆”全国摄影大赛金质收藏奖中文:民国风情的门楼和修建立面成为宁静路上一处靓丽的风物线。

英文:The gatehouse and building facade with the sty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have become a beautiful scenery on Heping Road.日文:民国風情の門楼と建物の正面は平和な道の美しい風景になります。


本文关键词:六十,年前,的,初中,生活,文,组图,许金龙,许,华体会体育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springtohome.com